新兴经济体须为美加息做好准备

时间:2022-1-21 作者:admin

  当前,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正在加快,这可能给全球资本市场带来动荡。新兴经济体要早作打算,以应对可能的风险冲击。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1月11日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的提名听证会时首次明确给出收紧货币政策的“节奏”和“路径”:将于今年3月结束资产购买举措,随后在年内加息,今年晚些时候或将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而仅在2个月前,鲍威尔还反复强调,美联储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并不等于即将加息,试图将这两者区分开来,以此安抚市场。美联储态度大拐弯,意味着其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快于市场的最初预期。

  与上次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时相比,美国经济状况已完全不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也更大。因此,美联储这次将更早、更快地缩减资产负债表,结束资产购买举措与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的间隔时间或将更短。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今年将加息3次。高盛集团等机构甚至预计美联储今年将加息4次。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鲍威尔作出此番表态的前一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新兴经济体发出警告,新兴经济体必须为美联储更快收紧货币政策做好准备。尽管预计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将持续复苏,但增长的下行风险仍因疫情反复而加剧。鉴于这一风险或与美联储更快收紧货币政策同时发生,新兴经济体应为潜在的经济动荡做好准备。

  这一提醒可谓非常及时。历史经验表明,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和通胀趋于温和,且紧缩以渐进方式有条不紊地进行,恰当地回应不断增强的复苏进程,其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或为良性,新兴经济体货币虽可能仍会贬值,但国外需求将抵消融资成本上升带来的影响。但是,如果美联储加息进程快于预期,可能会扰乱金融市场,令全球金融环境收紧,这些可能伴随着美国需求和贸易的放缓,并加速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

  当前,美国通胀率居高不下,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2021年12月,美国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7%,为40年里最大同比涨幅,连续3个月超过6%。而且美国的供需失衡问题还在持续,集装箱港口拥堵、“用工荒”等问题未见缓解,通胀预期逐渐走高,不排除进一步加快紧缩步伐的可能性。

  新兴经济体本身还面临高通胀和公共债务上升压力。自2019年以来,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政府债务总额上升了近10个百分点。截至2021年底,预计新兴经济体债务占GDP比重将达64%。虽然新兴经济体之间存有很大差异,但与美国相比,其经济复苏和劳动力市场并不那么强劲。

  在此情况下,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对脆弱国家的影响可能会更加严重。最近几个月,公共和私人债务以及外汇风险高企、经常账户余额较低的新兴经济体,其货币相对于美元的波动已经较大。增长放缓和脆弱性加剧可能会给这些经济体造成不利的反馈循环。

  一些新兴经济体已经开始调整货币政策,并准备缩减财政支持,以应对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例如,巴西央行2021年8次加息,目前基准利率为9.25%;俄罗斯央行2021年7次加息,基准利率推升至7.5%;南非央行于2021年11月加息至3.75%,预计2023年之前将再加息150个基点。但考虑到可能的风险挑战,新兴经济体必须更加重视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节奏,结合自身情况,通过加强政策沟通、提高利率、调整财政结构等举措提高应对冲击的能力。(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高伟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