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洋债中介机构赔付博弈艰难,赔付金到账仅2.5亿元,德邦证券上市进程受影响

时间:2022-1-19 作者:admin

  五洋债案是国内首例公司债欺诈发行案,也是证券纠纷领域全国首例适用代表人诉讼制度审理的案件。有持有人透露,胜诉近4个月,持有人与各家中介机构的赔偿落地博弈仍在继续,其中德邦证券首期已到位2亿元。

  律所辟谣“被强制执行6.5亿”

  五洋债中介机构赔付仍在博弈

  五洋债虚假发行一案已经成为国内债券市场、投资者保护发展史中的里程碑。2020年底,全国首例债券虚假陈述集体诉讼开庭,法院对债券发行人+中介机构做出判决:五洋实控人陈志樟、德邦证券、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共赔偿7.4亿元,大公国际赔偿7400万元,上海一律师事务所赔偿3700万元。具体来说,律师事务所对债务本息5%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大公国际对债务本息10%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然而据《红周刊》记者向五洋债持有人了解,迄今双方的博弈仍在持续。近日有消息称“某律所被强制执行6.5亿元”,其后该律所辟谣称: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错把五洋债中各机构的总赔偿额当做律所的实际赔偿额,根据判决,本所应对五洋债持有人的相关损失在5%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目前其各项业务均正常开展、律所的持续经营未受到实质影响。

  许先生是五洋债持有人之一。他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五洋两只债券,本金加3年的利息,共约16亿元。”许先生还表示,此次6.5亿元赔偿款,对象是大部分中小投资人、少部分机构投资者,剩余的机构投资者还需另外赔偿。尽管胜诉一年多,赔偿落地仍充满坎坷。“赔偿款一直没到位,我们向法院提出要求立案,在2021年12月中旬获得立案。”

  “这4家机构中,德邦是经济实力最雄厚的。”2021年12月底,在相关部门协调下,中小投资人、多家中介机构召开了一次会议,敲定了部分赔偿方案。“目前德邦证券已经赔偿了一期2亿元左右,已到位了。”

  至于大公国际,他透露,对方的相关负责人坦言,近两年大公业务低迷,营收确实不太好,“目前只赔偿了150万”。

  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出具虚假的审计报告,未勤勉尽职,对五洋债得以发行、交易存在重大过错。大信方面表示,“由于其是特殊有限合伙人制,一期只能赔偿4500万元。”天眼查显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的出资额为4920万元。不过许先生透露,大信事务所曾向保险机构投保,“大信后续也可以向保险公司申请赔付,这样能减少自身损失”。

  相比之下,和律所的沟通较为棘手。许先生表示,律所方面首期只同意赔偿约1.5%,对应现金约900万元,实际赔偿1000万元。“到1月中旬,赔偿款总共实际约2.5亿元”。

  他透露,“按照法院要求,五洋债的中介机构需要在1月底之前,必须把剩余款项到位,或给出明确的偿付方案。”基于此,投资人的现金偿付率约为37%。

  多家知名机构保驾护航下

  两宗科创板项目依然被否

  许先生表示,为五洋债提供法律服务的律所是业内大所,上海地区知名度很高。其在资本市场业务领域也表现不俗。据Wind,截至目前,由该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的IPO排队企业约120家,储备项目不少。去年其IPO承做业务数仅次于国浩事务所、中伦事务所,达到53家,占去年A股IPO总数约1/10。另外上周10家待审核IPO公司中,宣泰医药、五芳斋、宏英智能3家企业选择了该律所合作,且全部过会。

  而且在第18届发审委成员中,还包括该律所的总部执委会成员、高级合伙人李和金。不过去年12月,证监会调整了发审委成员构成,李和金不再任发审委成员。

  该律所也并非无往不利的,去年其手中就有几个IPO项目被否或终止。例如菲仕技术,公司计划在科创板上市,但因业绩波动较大,且公司的募投项目合理性、所得税费用总额持续为负等现象被交易所重点关注。

  其中,发审委重点提出了三点问询,要求菲仕技术说明在中国市场乘用车电动化快速推进的背景下、发行人选择进入商用车领域的原因及合理性,与吉利商用车所签协议转为实际订单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基于上述原因,菲仕技术的上市审核最终被终止。

  另外,2021年科创板被否第一单――康鹏科技也是由该律所提供法律服务的。科创板上市委员会认为,康鹏科技及子公司存在较多行政处罚,频繁出现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及经营业绩大幅下滑......此外康鹏科技的业绩波动也较大,2018年~2020年,营收分别是7.1亿元、6.9亿元、6.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亿元、1.4亿元、9261万元,下滑态势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个项目的保荐券商分别是海通证券(行情600837,诊股)、华泰联合证券,会计师事务所分别是普华永道中天、毕马威,加之锦天城,整体堪称是“黄金搭档”,但在冲击IPO时依然未能成功。

  德邦证券上市路途坎坷

  德邦证券也有上市计划,但受五洋债事件等的影响,IPO进程一直不顺畅。去年7月,上海证监局公告,“德邦证券决定终止原定的股票发行上市计划”,海通证券也终止对德邦证券持续了4年的IPO辅导工作。彼时德邦相关人士向媒体解释,公司正与几家头部券商密切沟通,后续将继续推动上市事宜。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德邦证券擅长投行、资管等业务,但在当前券商行业强者恒强的格局下,营收也在萎缩。据年报,德邦证券的手续费、佣金净收入从2019年的6.43亿元减少至2020年的4.79亿元,其中投行业务营收为1.8亿元,同比减少27%。

  附图 德邦证券2020年投行收入出现下滑,也与五洋债事件对公司债发行业务的冲击有关

  五洋债中介机构赔付博弈艰难,赔付金到账仅2.5亿元,德邦证券上市进程受影响

  至于经纪业务,德邦证券目前有29家分公司、营业部,其中在北京的有北京分公司、朝阳北路营业部。从北京证券业协会获得的出版物材料显示,德邦朝阳北路营业部2021年前三个季度营收为839万元,同比小幅增长,但净利润为亏损196万元,亏幅较2020年同期有所扩大。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