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亿定增由空壳公司独揽!这家公司实控人如此出招,实为加固控制权?

时间:2022-1-14 作者:admin

  岱勒新材(行情300700,诊股)本次定增由一家名为诚熙颐科技的公司包揽,而控制着这家公司的正是岱勒新材的实控人。这意味着发行完成后,岱勒新材控股股东将变更为诚熙颐科技,但实控人仍然不变。

  1月12日晚间,岱勒新材披露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3.66亿元。

  1月13日,岱勒新材报收15.54元/股,涨幅2.24%,总市值16.65亿元。

  近4亿定增由空壳公司独揽!这家公司实控人如此出招,实为加固控制权?

  控股股东变更

  预案显示,岱勒新材此次发行数量不超过3700万股,发行价格为11.43元/股,募资3.6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有息负债。

  需要注意的是,此轮定增由湖南诚熙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诚熙颐科技”)包揽。而诚熙颐科技与岱勒新材均由段志明控制。发行完成后,岱勒新材控股股东将由段志明变更为诚熙颐科技,实控人仍为段志明。

  近4亿定增由空壳公司独揽!这家公司实控人如此出招,实为加固控制权?

  让投资人迷惑之处在于,诚熙颐科技是一家空壳公司。据披露,诚熙颐科技成立于2019年5月,拟从事新能源材料及相关技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尚未实际开展经营业务。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诚熙颐科技净资产为0.054万元,净利润0.032万元。股权关系图显示,段志明、杨丽夫妇分别持有诚熙颐科技80%、20%的股权。

  段志明可借此进一步稳固控制权。定增后,段志明将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岱勒新材5678.91万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40.82%。岱勒新材称,本次发行有助于巩固段志明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地位,维护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促进公司稳定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岱勒新材成立于2009年,2017年登陆深交所,坐落于湖南长沙,主要从事金刚石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为金刚石线,主要应用于晶体硅、蓝宝石、磁性材料、精密陶瓷等硬脆材料的切割。硅片主要应用于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光伏产业,蓝宝石薄片主要用作LED照明设备衬底、消费电子行业。

  不断加固控制权

  段志明在一步步稳固对岱勒新材的控制权。

  2021年12月22日,段志明及杨辉煌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终止协议》,解除双方的一致行动人关系。公司实控人将由段志明、杨辉煌变更为段志明一人。另据2021年12月16日公告,杨辉煌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这引发了监管层追问,2021年12月27日,深交所对岱勒新材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段志明和杨辉煌提前解除一致行动协议的背景、原因、决策过程,是否违反原协议或相关承诺的约定?

  时间回溯到2014年,彼时岱勒新材被改制为股份公司,公司三个最主要的发起人是段志明、杨辉煌、贺跃辉,三人持股比例均为19.31%,并列第一大股东。

  然而就在IPO前夕,其中一人清仓撤离。岱勒新材IPO材料申报日期为2015年11月,但时年1月,贺跃辉将其持有的61.8万股转让给北京华清,转让价款350.4万元,123.6万股转让给段志明,转让价款700.8万元;同年5月,贺跃辉又分别将其持有的332.1万股转让给自然人费腾,转让价款1883万元,641.10万股转让给段志明,转让价款3635万元。至此,贺跃辉彻底退出岱勒新材股东之列。

  天眼查APP显示,段志明,1976年出生,材料学硕士,2008年11月至2010年10月曾担任长沙力元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辉煌,1965年出生,曾参与创立湖南宇晶机器实业有限公司,担任该公司总工程师;贺跃辉系1963年生人,博士生导师,粉末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中南大学粉末冶金研究院总工程师。就三人履历而言,相较段志明,杨辉煌、贺跃辉有着更扎实的技术背景。

  业绩股价均显低迷

  披露定增预案同日晚间,岱勒还披露了前次募资使用情况报告。早在2018年,公司就抛出发行2.1亿可转债计划,最终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资2.03亿元,全部用于年产60亿米金刚石线产业化项目。

  近4亿定增由空壳公司独揽!这家公司实控人如此出招,实为加固控制权?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募投项目年产60亿米金刚石线项目累计实现效益3374.39万元。由于岱勒新材称早先将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由原定2020年12月31日延长至2021年6月30日,照此推算,项目在2021年6月30日至9月30日三个月实现效益3374.39万元。但公司此前承诺效益为年销售收入7.18亿元,与实际效益差距甚远。

  此外,募资结余较多。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前次募资结余8620.96万元,占前次募资总额的42.48%,岱勒新材称拟将结余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公司解释称,出现较多结余原因主要是在募投项目建设中,公司实施了严格的项目管理,对各项资源进行合理调度和配置,对研发和实施环节进行优化,合理降低了项目的建设成本。其次,由于技术进步,设备效率性能提升,单位产品设备投资成本有所下降,且还有尚未到期的设备货款及质量保证金留待后期支付。

  岱勒新材也于1月12日同一时间发布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同比由盈转亏,亏损6850万元至7820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7390万元至8360万元。

  对于预亏,岱勒新材表示,由于下游产业发展结构发生变化远超预期,客户对产品的技术要求日益提升,产品规格转化加速,部分产品及主要原料因下游客户需求变化未能及时得有效处理,从而造成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增加,影响当期业绩。其次,为应对下游变化,公司对原有部分生产设备进行了技术升级改造,从而导致设备减值计提增加。此外,受客户市场环境变化影响,部分客户因自身经营原因导致回款周期过长,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增加。

  拉长时间线来看,岱勒新材的业绩面屡现难色。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岱勒新材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9.46%,2019年则由盈转亏,亏损4583.22万元,2020年虽实现盈利,但净利润仅有150.38万元。

  业绩没有起色,岱勒新材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低迷。其最新市价为15.54元/股,较2021年年初收盘价17.05元/股跌去8.86%。机构似乎也并不太看好岱勒新材,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仅有一家机构持仓岱勒新材。记者注意到,2018年9月13日至今,岱勒新材没有收获过一份研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