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郎酒借壳上市?“绯闻对象”股价暴涨

时间:2022-8-17 作者:admin

  原本股价低迷,一度处于退市边缘的玩具行业上市公司,却因一则有关郎酒借壳的传闻突然成为资金疯狂追捧的对象。

  8月16日,群兴玩具(行情002575,诊股)(002575.SZ)股价盘中一度涨幅超5%。而在此之前因连续2个交易日(8月12日、8月15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8月15日晚间,该公司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强调,截至目前,公司无“借壳”“重组”相关计划,关于公司“借壳”“重组”的相关传闻不属实。

  作为一家以玩具起步的公司,群兴玩具的前身是成立于1996年的澄海市运达计量器具厂,1999年,更名为澄海市群兴电子塑胶玩具厂。2011年4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1年,该公司酒类营收占比均超过58%。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群兴玩具基本面并未出现明显的利好因素,且上半年预亏900万-1340万元。那么,群兴玩具的股价因何接连上涨?而根据多位长期调研白酒行业的投资者给到记者的推测,近期群兴玩具股价的突然上涨,应与“郎酒借壳传闻”有关。

  群兴玩具股价上涨

  拉长时间线不难发现,股价曾在7月18日一度跌至4.39元的群兴玩具,自7月28日开始突然加速上涨,截至目前已连续录得6个涨停板,并在8月16日盘中一度摸高至7.49元,创下了自2020年4月以来的新高。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自8月1日至今短短半个月时间里,群兴玩具已三次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及风险提示公告,而从相关公告的字里行间里或能窥探到该公司近期股价“坐上火箭”的缘由。

  此前,群兴玩具一直坚称,公司未发现存在可能或已经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影响的媒体报道,亦未存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等事项,近期经营活动正常,内外部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直到8月15日,群兴玩具的风险提示公告或“吐出实情”。该公司称,“公司并不涉及‘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截至目前,公司无‘借壳’‘重组’相关计划,关于公司‘借壳’‘重组’的相关传闻不属实。”

  记者留意到,自7月底至今,在相关投资者交流平台上,有关群兴玩具或被郎酒借壳的相关讨论不在少数,甚至有用户还具体分析了目前群兴玩具的主营业务、以及郎酒借壳的可能性。

  “目前证券监管层对白酒上市审查条件很苛刻,因此白酒企业想要尽快上市只能寻找‘壳资源’或去香港等地上市。”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向记者推测,郎酒“借壳”群兴玩具或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不过,针对上述借壳传闻,8月16日,记者分别联系群兴玩具与郎酒方面,群兴玩具相关人士明确表示“没有这回事”,郎酒方面亦给予了否定回应。

  群兴玩具与酒的渊源或可追溯至2020年。根据公开资料,自2012年营收达到5.05亿元的顶峰后,群兴玩具的业绩便进入下行通道。而自2014年起,该公司先后经历多次并购重组的尝试,转型方向涵盖游戏、新能源、磷矿加工等热门领域,均无疾而终。2019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3504万元,净利润亏损1.89亿元。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78.5%至9108.04万元,净利润实现扭亏至2446.91万元,而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酒类销售收入,营收占比近六成。

  2021年,群兴玩具实现营业收入5122.41万元,其中酒类销售收入3020.03万元,占比58.96%,而在该公司前5名供应商资料中,第一名供应商便是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当年采购额为1882.44万元,采购占比高达65.3%。

  郎酒IPO一波多折

  实际上,作为群兴玩具此次借壳绯闻对象,郎酒此前曾多次谋求上市,无奈均以失败告终。

  公开资料显示,郎酒始于1903年,产自川黔交界有“中国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畔,厂区地处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而该镇距离贵州仁怀茅台镇仅有49公里。

  正是由于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个赤水河旁的川酒品牌不仅有“中国两大酱香酒之一”的名号,同时也位居川酒“六朵金花”之列。而在这“六朵金花”中,如今仅剩郎酒和剑南春尚未登陆资本市场。

  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2007年,郎酒就已计划上市,但最终因当时的企业规模和业绩水平并非最佳上市时期,暂时止步资本市场。两年后,郎酒集团再提上市规划,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次年其上市计划再度终止。

  自2015年开始,市场上传言郎酒欲借壳实现“曲线上市”,因此其也多次成为借壳“主角”,绯闻对象包括同为泸州老乡的大型化肥企业泸天化(行情000912,诊股),以及远在天津的昔日“国产葡萄酒三巨头”之一王朝酒业。不过,这些传言最终都未能成真。

  2019年,郎酒再次进行上市准备,并在次年6月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计划于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规模为74.54亿元,所募资金主要用于扩大白酒产能、数字化运营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不过2020年7月,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行情000776,诊股)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直到2021年6月,郎酒股份更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上市进程仍在持续推进。但今年4月底,郎酒却主动撤回IPO申请,其第三次上市再次搁浅。4月28日,证监会2021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披露,郎酒已终止审查。

  值得一提的是,郎酒并非第一家终止IPO的白酒企业。此前,2020年5月,国台酒业递交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不过于去年6月主动申请终止IPO,随后,2021年7月,国台酒业再启IPO,同华西证券(行情002926,诊股)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截至目前尚未有进一步动作。

  “白酒行业业绩分化严重,除极少数头部品牌外,其他企业无论是收益率、还是成长性都存在明显落差,另外如往来款等方面也存在不规范的风险。”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白酒企业触发借壳上市,仍然会按照IPO的标准进行审核,因此难度仍然不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