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死局”里,最惨的人是她们……

时间:2022-8-17 作者:admin

  在实控人黄其森被带走的五个多月里,失去领头羊的泰禾,影响最深却是她们。

  关联交易、腾挪掏空、一地烂尾楼……泰禾的结局似乎早已注定。

  早在2020年7月就出现债务危机的千亿房企泰禾集团,两年多时间里仍在债务危机中苦苦挣扎,而在实控人黄其森被带走的五个多月里,失去领头羊的泰禾,影响最深却是她们。

  她曾经是众星捧月的地产夫人、她本是地产豪门的掌上明珠、她们本来叱咤职场前途无量……如今却都凌乱在黄其森被带走后遗留下的一地鸡毛里。

  8月10日,深交所的一纸监管函送到了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叶荔,也是泰禾实控人黄其森的妻子家里。

  原因是6月30日至7月8日期间,她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ST泰禾(行情000732,诊股)2489万股,减持金额3115万元,未能按照监管规定在首次减持15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构成违规。

  在泰禾暴雷后,作为黄其森妻子,叶荔被迫戴上“老赖夫人”、“失信”的罪名。如今,作为泰禾股东的叶荔,在资本市场也受到了牵连。

  限高、失信……曾经光鲜的她从省行千金成了地产界的最惨夫人。

  说起来,黄其森的“聪慧”不止体现在事业眼光中,在婚姻中更有所体现。

  当时,出身平平,其貌不扬的黄其森不但取到了当时省行大领导的女儿叶荔,还获得了岳父及其家族对黄其森事业的“倾囊相助”。

  然而回报叶荔的却是暴雷的泰禾和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债务牵连。

  自3月黄其森被带走后,失去实控人的这五个多月里,泰禾频繁爆出利空,先是4月中旬业绩突然变脸,从预计盈利1亿变成了亏损40亿,再到被深交所问询,紧接着5月初公司直接被“ST”,7月控股股东泰禾投资被摆上拍卖卖台,屋漏偏逢连夜雨危机之下,叶荔自然无法置身事外。

  其实,这早已不是叶荔第一次被牵连。自2020年7月,泰禾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以来,深受影响的向来就不止黄其森一人。

  2020年9月,泰禾投资就因自身债务未及时还款,及为其他公司提供担保而履行担保义务,被轮候冻结了叶荔、黄其森的股。彼时,泰禾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叶荔、黄其森已与相关债务人及债权人开展沟通,协商债务清偿方案。

  于2022年5月27日,该案所涉及的叶荔、黄其森、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厦门泰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申请人为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20222年5月30日,厦门泰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终本案件,叶荔、黄其森、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厦门泰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标的3.35亿元。

  然而不仅是叶荔,她周围曾替黄其森代持股权的亲属们受深受牵连。

  据泰禾集团披露,早年黄其森的岳母张婀c都至少还能关联出三家公司,包括北京泰禾中维房地产开发、内蒙古泰禾中维房地产开发和北京企元投资。

  不仅叶荔家族,她的小姑子黄敏、黄其森的妻姐叶京及岳父叶作仁、甚至黄老板的女下属们也都因为泰禾暴雷被牵连其中。

  叶京名下有上海懿禾资产管理;叶作仁名下有福建泰禾生化科技股份、福建泰禾农大生化、福建丰发房地产开发、福建泰禾生物工程研究。

  3月,黄其森被带走协助调查的同时,公司董事会启动应急预案,由联席总裁葛勇、王景岗主持生产经营工作。但有消息称,彼时的泰禾,实际由黄其森的亲妹妹黄敏主持大局。

  据公开信息,在泰禾陷入债务危机后,国民信托称将永兴达企业(香港)、泰禾投资、黄其森、黄敏等一同告了上法院。

  此前风平浪静的关系网,惊雷落下后,都成了砧板的抵押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