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时间:2022-1-8 作者:admin

  1月7日晚间,信中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取得联系,确认其失联期间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稍早前,汪潮涌在朋友圈一口气发了10条消息,对信中利所投公司动态进行“祝贺”,不少网友戏称,这位私募大佬似乎更像是在给自己祝贺。

  2021年12月16日,各界都在寻找“汪潮涌”,而信中利花了一天时间,也没能联系上他本人和他的家属。当晚一张网传拘留通知书的图片在各种渠道发酵,显示汪超涌已于2021年11月3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原因为涉嫌职务侵占。

  汪潮涌曾被称作“华尔街神童”,掌管着上百亿的私募股权基金,近年却因高杠杆玩资本运作遭遇滑铁卢。2016年,汪潮涌运作以1亿撬动16亿收购惠程科技(行情002168,诊股)股份,去年却因债务暴雷失去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

  中国基金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身为私募大佬,汪潮涌和信中利前些年借钱的成本,一点不比普通人借P2P低,年利率竟高达20%。目前,旗下信中利现金流压力依然较大,中基协公示信息显示,信中利存在多项风险提示。

  私募大佬失联37天后现身

  1月7日晚,新三板挂牌公司信中利公告,已与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取得联系,确认其失联期间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公司称,截至公告披露日,汪超涌已经正常履职,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将持续关注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并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稍早前,有媒体报道百亿私募信中利资本控制人汪潮涌(身份证姓名汪超涌)在37天拘留期满后,于2022年1月6日取保候审。

  而1月7日14点11分左右,汪潮涌也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一连转发十条信息,其中有九条为信中利参投公司的相关文章,并配文:“祝贺!”。不少网友调侃,这位私募大佬似乎是在向外界宣告“复出”,更像是在为自己“祝贺”。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此前,信中利于2021年12月16日晚间公告,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超涌先生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超涌相关的有效信息”。公司股票也因重大不确定性宣布停牌。

  而当晚,一张网传拘留通知书的图片在各种渠道发酵,显示汪超涌已于2021年11月3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原因为涉嫌职务侵占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此后,2021年12月29日,信中利公司发布《股票延期复牌公告》,表示仍未能联系上汪潮涌,并提到预计将于2022年1月13日前复牌。此后在2022年1月6日信中利再度公告,汪潮涌仍然失联,预计复牌时间仍是1月13日前。

  到1月7日,汪潮涌终于找到了!

  职业履历亮眼

  被称为“华尔街神童”

  公开资料显示,汪潮涌是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办人。

  信中利是中国最早成立的VC/PE机构之一,中基协信息显示,信中利成立于2012年6月,于2015年登记备案,现管理规模为100亿以上。而截至2020年末,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信中利由汪潮涌夫妇实际控制,截至2021年中,两人直接持股超55%。2015年10月,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海归创投第一股”。汪潮涌和夫人李亦非,曾被视为投资界的“金童玉女”。

  汪潮涌更是在15岁考上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院研究生,20岁赴美留学,获MBA学位,22岁开始在华尔街履职,成为第一批大陆留学生进入华尔街的投融资专家。汪潮涌拥有12年国际投资经验,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1998-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1999年5月,34岁汪潮涌创办信中利资本,先后投资了搜狐、百度、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等知名公司,被媒体誉为“华尔街中国神童”。

  信中利存多项风险提示

  未退出股权投资近70亿

  而目前的信中利却处于多项风险笼罩的状态。中国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显示,信中利存在投资者定向披露账户开立率低,存在逾期未清算基金,存在长期处于清算状态基金等多个情形。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此外,仅仅2021年信中利就一口气被北京证监局、深圳证监局、青岛证监局以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等多个监管机构处罚。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归纳起来看,信中利及相关子公司、责任人等存在如下违规情况:一是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二是“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的约定,质押基金财产为关联方提供资金支持”;三是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四是存在多笔重大诉讼、仲裁未及时披露的情形。

  此外,信中利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中驰惠程、信中利普信持有惠程科技股权比例每变动5%时,未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停止交易;信中利普信、信中利宝信减持惠程科技股票未按规定预先披露减持计划;信中利普信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惠程科技股票比例超过1%。

  信中利2021年中报显示,旗下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实缴基金金额98.86亿元,其中未退出投资为67.99亿元,已退出投资37.98亿元。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曾16倍杠杆收购

  年利率20%借钱

  此前基金君曾报道,对于汪潮涌来说,最大的滑铁卢是惠程科技。

  信中利挂牌新三板半年后,在2016年5月斥资16.5亿元的现金高溢价收购壳公司惠程科技11.1%的股份,相对于惠程科技当时8.89元的股价,溢价幅度高达113.7%。

  据当时媒体报道,16.5亿的收购资金中,其中12亿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的,3.15亿元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2%的利率借过来的。这意味着,他用16倍杠杆收了这家上市公司。

  最初信中利希望打造当时炙手可热的“九鼎模式”,随后因为金融监管政策收紧而搁浅,汪潮涌的借壳上市的计划失败,于是上市公司再度以高溢价收购哆可梦转入同样火热的游戏行业,并改名惠程科技。

  2018年,公司收购哆可梦后,一度扭转亏损,盈利3.36亿元。似乎一切都很美好。然而,游戏也不好做。在短暂刺激后业绩不振,再加上游戏标的收购溢价高,为商誉减值、业绩爆雷埋下隐患。2019年惠程科技首次暴雷,2020年惠程科技再次爆雷,预计全年亏损9亿元至11.7亿元,其中对前期收购的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至11亿元。

  从二级市场表现看,信中利旗下公司当初收购惠程科技时,后者的股价曾一度上涨到15元以上。然而自2017年开始,惠程科技股价不断下跌,对比当初汪潮涌收购价,已经腰斩,汪潮涌质押的股权也频频爆仓。

  目前从信中利2021年中报来看,资金链压力较大。截至2021年6月底,信中利短期借款余额9215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44亿元,合计2.36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仅1.73亿元。

  一周多前,信中利披露了一份最新判决结果,显示公司在2017年底运作哆可梦时,进行过一次明股实债的操作,但却没有按约定推动第三方收购股权让原告退出,自身也未按约定进行兜底回购。判决结果来看,这笔借款需支付的利息年利率竟高达20%。

  突发!失联37天,私募大佬汪潮涌找到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