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预测是"毒药"!300只A股创一年新高,为何难以把握?不是买得太晚,就是卖得太晚…来看攻略

时间:2022-7-3 作者:admin

  过去30年复合收益率超过20%的投资大师塞斯・卡拉曼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初期曾如是说。

  上周上证指数再度触及3400点,近两个月大盘涨幅超过了10%,两个月前还四处弥漫的悲观情绪一扫而光,高喊牛市或者反弹的投资者声音鼎沸。

  券商中国q投资小红书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近一个月中,300多只股票创出了一年来的股价新高,珀莱雅(行情603605,诊股)、长江电力(行情600900,诊股)、潍柴重机(行情000880,诊股)和兖矿能源(行情600188,诊股)等个股均在创新高之列。

  事实上,股市走向难以预测,它可能在最应该乐观的时候掉头向下,在最应该悲观的时候反而大步上行,短期行情预测无疑是投资中的一剂毒药,往往让投资者在最低点卖出股票,再追高买入。但投资者对自己手中的公司了解越透彻,就越可以取得投资的胜利。

  走过深寒,牛股叠创新高

  上证指数年初从3600点一路跌到2800点,股市风声鹤唳,极度深寒,但在大盘寻底之前,也就是股市最令人不安的阶段,个股的低点早已见到,大盘止跌回升阶段,个股纷纷创出新高。

  在公用事业板块中,巨无霸――长江电力近期不仅创下了一年来的新高,更创出了上市以来的新高。在过去十年中,长江电力涨幅达到370%,是典型的“看起来慢,实则不慢”的牛股。2011年长江电力的归母净利润为77亿元,2021年长江电力的归母净利润为262亿元,利润十年增长2.4倍,股价涨幅与业绩增幅的匹配度很高。

  尽管受新冠疫情影响,但锦江酒店(行情600754,诊股)不仅创出一年的新高,而且当前股价接近历史新高。在过去10年间,锦江酒店涨幅达到了322%,也是不受关注的慢牛股。2011年锦江酒店的净利润为3.2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10.92亿元,但此后受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和2021年的净利润跌至仅为1亿元,但非正常的短期收益并不能代表公司内在价值。

  在美容护理板块中,白马股――珀莱雅在过去一个月中不仅创出了一年来的新高,更创出了上市以来的新高。珀莱雅是化妆品行业的龙头,2017年上市以来的涨幅为1433%。2017年珀莱雅的归母净利润为2亿元,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5.76亿元。

  在家用电器板块中,飞科电器(行情603868,诊股)、创维数字(行情000810,诊股)等7只个股创出一年来新高。其中飞科电器今年以来涨幅为70%以上,飞科电器不仅创出一年来的新高,也创出了上市以来的新高。飞科电器是一家集剃须刀等个人护理电器、家居生活及电工电器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的企业。2011年飞科电器的营业收入为14.88亿元,而2021年的营业收入为40.05亿元。

  在化工板块中,石英股份(行情603688,诊股)和三孚股份(行情603938,诊股)等个股不仅创出一年新高,而且创出上市以来的新高。石英股份自2014年10月上市以来,涨幅为2975%,该公司2014年归母净利润为6468万元,2021年为2.8亿元,期间利润增长了340%。

  择时交易,不是买得太晚就是卖得太晚

  分析人士认为,对于投资来说,熊市和牛市都不是什么大事,除非出现极度系统高估的泡沫,投资者应该将投资的基础建立在个股和公司的研究之上,若因为判断熊市来临,就匆匆抛弃自己手中的好股票,显然是不明智的。

  熊市也牛股,牛市也有熊股,如果选不对股票,即使看对了牛熊,也没有用。就像彼得林奇所说的,“不管某一天股市下跌508点还是108点,最终优秀的公司将会胜利,而普通的公司将会失败。投资于两类完全不同公司的投资者也将相应地得到完全不同的回报。”

  事实上,即使经验丰富的顶尖高手也无法预测牛熊。在巴菲特研究生毕业之时,他的老师格雷厄姆就力劝巴菲特不要踏入股市,经历过1929年大萧条的格雷厄姆担忧美国股市已经太高了,而当时道琼斯指数仅有400点。富可敌国的巴菲特后来调侃道,如果听了格雷厄姆的建议,当初他口袋里的1万元现在还是1万元。

  “凯恩斯主义”是现代政府进行宏观调控的理论依据,经济学家凯恩斯本人也是一位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在他管理的18年间,切斯特基金取得了平均年回报率13.2%的成绩,而同期英国股市持续低迷,年平均回报率为负的0.5%。

  “我们未能证明,有人利用经济周期循环,大规模系统性地买进卖出股票。经验证明,很清楚,大规模的买进卖出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取的。试图这么做的人,不是卖得太迟,就是买得太迟,或者二者均沾。这导致交易成本的大规模上升,并引发情绪波动。”凯恩斯说。

  1931年9月,在大熊市即将达到底部之时,凯恩斯写了一份备忘录,他的备忘录解答了机构投资管理的一些传统难题,比如要不要回避熊市等问题。

  凯恩斯说,如果我们逃离了股市,一般不会立刻回头,等到回去的时候总是已经太晚了。如果复苏真的到来,我们肯定会被甩在后面,而如果复苏永远不来,那就怎么做也没有用。“从机构信誉的角度看,最糟的事情就是错过了复苏。”凯恩斯说。

  在投资中,投资者的头脑和精力不应该贡献在错误的方向上,如预测宏观经济、流动性和股市牛熊,而是应该贡献在“可知”的知识优势上,比如行业和公司,投资者对具体的公司了解的越多,投资才可能获胜。

  巴菲特更是直言,短期的股市预测是毒药,应该把它摆放在安全的地方,远离儿童以及那些在股市中的行为像小孩般幼稚的人。“作为一个投资者,你的目标是以理性的价格,购买一家容易理解的企业的一部分,这家企业收益增长具有很高的确定性,5年、10年、20年,最终,你会发现,能符合这些标准的企业少之又少。所以,一旦发现,你应该大量买入。”正如巴菲特在1996年致股东的信中偶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