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时间:2022-5-16 作者:admin

  “农夫山泉,有点甜。”

  这句广告语,家喻户晓。

  这款在中国随处可见的红色包装矿泉水,早已成为中国的国民品牌,其背后的创始人钟近两年来也逐渐为世人所熟知。两次登顶“中国首富”,钟和他的商业帝国,也远远不止“卖水人”这么简单。

  2021年1月13日,钟以900亿美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2021年中国富豪榜榜首。与此同时,与钟有关的另外一条新闻也喜提头条。钟因个人原因辞去上市公司万泰生物(行情603392,诊股)董事、董事长等四项董事会中职务。

  “首富”光环效应的放大镜下,钟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也就此浮出水面。

  2020年,万泰生物与农夫山泉前后脚分别在上交所与港交所上市。上市至今,农夫山泉股价累计涨幅仅为2.79%。而相对不那么为人所熟知的万泰生物,股价累计涨幅却高达2846.28%,甚至在上市之初,上演了26连板的神话。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2021年下半年,医疗赛道逐渐不受市场资金青睐,疫苗板块整体出现了大幅回撤的现象。沃森生物(行情300142,诊股)自去年8月高点至今已经回撤逾40%,智飞生物(行情300122,诊股)自去年5月高点至今已经回撤逾50%。但万泰生物仅回撤逾13%,整体走势处于箱体震荡状态,对比之下,在一众疫苗股中则表现得相对抗跌。

  同根不同命。万泰生物究竟对资本市场施了什么魔法,能够受到如此青睐?答案就藏在HPV这三个字母中。

  01

  女人们的心头好

  要问近几年最深得女人心的医疗产品,一个是玻尿酸,另一个当仁不让的是HPV疫苗。

  在一线城市,九价HPV疫苗是一个抢手程度堪比燃油车车牌号的存在,需要排队摇号,能够中签实属人品爆发。

  从深圳最新的九价HPV疫苗摇号情况来看,今年第四次共有25688个九价HPV疫苗摇号指标,503122位有效申请者参与了摇号,中签率约为5.1%。

  但这仍然挡不住数以万计的女生前赴后继加入这场名为“摇号”实则为“买彩票”的活动中。

  如果说打玻尿酸只是满足女生们爱美的需求,那么打HPV疫苗满足的则是女生们想要活命的需求。

  在国内,宫颈癌已经上升为女性第二大恶性肿瘤。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2020年,全球约有 60万4千名女性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其中死亡人数达到34万2千人。

  众所周知,癌症是人类历史上难以逾越的一座大山,治愈率低且难以有效预防。但宫颈癌却能够通过注射疫苗有效预防。

  1983年至1984年,德国生物学家豪森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发现了HPV (人乳头瘤)病毒导致宫颈癌的直接证据。豪森也因此获得了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

  基于这一研究发现,生物医药公司们嗅到了商机,开始快马加鞭研发疫苗。最新研发出HPV疫苗的是美国的默沙东。2006年,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率先通过美国FDA审批进入美国市场。三年后,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研发出的二价HPV疫苗“希瑞适”也开始进入美国市场。

  中国市场迎来HPV疫苗则晚于美国市场十年。

  2016年,葛兰素史克二价疫苗抢先于默沙东获批,正式登陆中国市场。2018年,默沙东的九价疫苗也终于获批进入中国市场。但HPV疫苗在中国能有今时今日的火热,则离不开WHO、中国政府以及社会上各种营销力量的大力推广。

  2020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提出到2030年之前全球90%的女孩在15岁之前完成HPV疫苗接种目标。同时,全球194个国家也参与其中,共同承诺将一起消灭宫颈癌。

  中国自然也在这194个国家中。2021年,国家卫健委宣布加强宫颈癌三级预防,推进宫颈癌疫苗应用,提高宫颈癌筛查率和筛查质量。

  社会民间力量对于HPV的推动也不可小觑。小红书等内容社交平台的崛起,为HPV疫苗的推广提供了广阔的土壤,加上现代女性自我意识以及健康意识的增强,HPV成为了与玻尿酸并驾齐驱的两大女性收割机。

  中检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累计批签发量约2732.28万支,按照每人接种3针测算,约910.76万人份已完成全程接种,而目前中国适龄接种HPV疫苗的女性约有3.16亿人,渗透率约为2.89%。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相较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60%至80%的接种率,国内的HPV市场无疑是一片蓝海市场。

  也正是依托于国内这样较低的HPV疫苗接种率,万泰生物有了在2020年粉墨登场、2021年大放光芒的机会。

  02

  初出茅庐尝到甜头

  成立于1991年的万泰生物其实是一家有些年岁的公司了。早期的万泰生物,主要从事的是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虽然也有疫苗研发业务,但与HPV疫苗是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

  2020年是万泰生物的分水岭。2020年之前,体外诊断试剂业务是万泰生物绝对的营收大头,营收占比达到95%以上。2020年,这一比例降至约63%。到了2021年,万泰生物疫苗业务的营收占比首次超越体外诊断试剂业务,疫苗业务中绝大多数又来自HPV疫苗。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2019年12月,万泰生物研发的二价HPV疫苗“馨可宁”获批。2020年5月,这款HPV疫苗销售了226.56万支,为万泰生物带来约6.93亿元的营收,毛利率则高达90.87%。

  2020年之前,中国HPV疫苗市场只有默沙东的九价与四价疫苗(由国内的智飞生物代理)以及葛兰素史克(GSK)的二价疫苗。

  从国内的HPV疫苗的签批发量来看,默沙东的四价与九价疫苗独占鳌头。这与四价与九价疫苗能够覆盖较多种类HPV病毒有关。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顾名思义,九价疫苗能够覆盖九种HPV病毒,预防90%诱发宫颈癌病毒的感染。四价疫苗能够覆盖四种HPV病毒,二价疫苗只能够覆盖两种HPV高危病毒,但这两种HPV病毒却已经能够引发大约80%的宫颈癌。

  从效果上来看,80%与90%相差并不大。但是在价格上,万泰生物的“馨可宁”是国内已经上市的四款疫苗中唯一一款价格低于千元的。这便让万泰生物的二价疫苗与葛兰素史克在市场竞争中具备较大的优势。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默沙东的九价与四价疫苗虽好,却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产能不足。全球市场布局的默沙东并没有足够的产能来应对中国快速崛起的HPV疫苗市场,哪怕从全球产能配额中多匀出来一点给中国也无济于事。

  这也是国内九价HPV疫苗一针难求的根源所在。加上九价HPV疫苗26岁注射时间封顶的限制,物美价廉的国产二价HPV疫苗受到市场青睐也就不足为奇。

  更为重要的是,万泰生物在产能上实现了扩张,使得旗下的二价HPV疫苗能够快速放量。2021年7月,万泰生物在产能为1000万支/年的预灌封注射器包装基础上,又新推出2000万支/年的西林瓶包装疫苗。

  2021年,HPV疫苗批签发总计253批次,其中,万泰生物批签发占据163批次;默沙东四价HPV疫苗批签发38批次;默沙东九价HPV疫苗批签发42批次。

  这一年,万泰生物的疫苗业务开启了高光时刻。疫苗销量达到1,022.78万支,同比大幅增长351.44%;实现营收约33.6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8%;毛利率也较上年增长2.96个百分点至92.55%。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从批签量来看,今年一季度万泰生物二价HPV疫苗的批签量共计1240万支,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销量。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据万泰生物披露的今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71亿元,同比增长284.85%;归母净利润13.31亿元,同比增长360.18%。这给万泰生物今年的业绩开了一个好头。

  03

  劲敌环伺产品单一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HPV疫苗如此肥美的市场,自然也有其他疫苗公司在觊觎。

  今年3月,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沃森生物重组二价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正式获批上市。这也就意味着,在国内,二价HPV疫苗市场,除了万泰生物外,又多了一位实力强劲的玩家。

  万泰生物在未来可能将面临更为内卷的HPV疫苗时代。

  截至去年底,共计16个国产HPV疫苗产品正在研发,其中7个产品正在临床三期。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虽然这些管线基本上最快在2025年才能实现上市投产,万泰生物还有一定的时间进行缓冲,但与沃森生物在二价HPV疫苗市场的直面竞争,却是在所难免。

  只靠二价HPV疫苗这一大单品,万泰生物的路自然有风险。万泰自身也并没有坐以待毙,在已研发出二价疫苗的基础上,开始向默沙东的“王牌”九价HPV疫苗进军研发,目前已经完成临床试验的入组。但同样完成临床试验入组的,还有博唯生物。

  此外,万泰生物也开始着手布局非HPV疫苗市场,如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新型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VZV-7D)、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及20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但这些疫苗市场,要么需求更为小众,要么已有较多玩家竞争激烈。

  面对国内逐渐内卷化的HPV市场,万泰生物还选择了出海。

  5月11日,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旗下的二价HPV疫苗获得摩洛哥上市许可,是公司的二价HPV疫苗获得的首个境外上市许可。消息发布次日,万泰生物在大盘普跌的情况下逆势上涨4%。

  万泰生物的隐忧还不止于此,其中最为重磅的便是今年4月,为推动HPV疫苗的普及,世界卫生组织建议“HPV疫苗打一针和打三针效果一样”的消息。如若HPV疫苗三针改为一针落实,这意味着万泰生物等一众HPV疫苗厂商将损失不少的营收。

  为安抚市场情绪,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在目前国家药监政策下,如进行接种剂次等变更,需要履行一系列临床、数据支持及注册变更手续,需要一定时间,短期内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没有重大影响。

  不能否认的是,关于针剂次数在未来的变化,始终是一枚隐雷。

  近两年,受益于新冠疫情,万泰生物的另一项业务体外检测试剂也做得风生水起。2021年,这一业务实现营收23.39亿元,同比增长58.97%;实现营业利润17.82亿元,同比增长58.57%。毛利率上虽然稍逊于HPV疫苗,但也高达76.17%。

  如若新冠检测常态化,这部分业务能够实现稳定增长,未来一段时间还将就万泰生物贡献营收现金流。

  在研发费用上,过去三年除2021年被沃森生物赶超外,万泰生物较之同行保持了较高的水平。2019年至2021年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4%、13%和11.9%。

  内卷时代下,万泰生物还能靠HPV疫苗实现财富自由吗?

  在研发上愿意投入的万泰,采用的是国内少有的产学研一体化的研发模式,其研究的合作方为厦门大学。厦大负责研究,万泰生物负责生产商业化。去年,万泰生物与厦大续签了10年的合作协议,稳定的研发团队,在一定程度上也为万泰生物的新产品保驾护航。

  只能说,万泰生物凭借一款二价HPV疫苗躺赚的日子大概率不复出现。但凭借自身良好的研发实力,以及摩洛哥打开的出海口子,万泰生物还有一定增长的机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