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收紧下的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时间:2021-12-22 作者:admin

  5月24日早间,网传北京市海淀区教委下午开会,称随着新的“双减政策”和“未保法”出台,最晚7月底会有假期不让上课、培训机构不让上市、不让做广告等“三不”政策。受此消息影响,跟谁学(现更名为高途)、好未来、新东方等中概在线教育股开盘大跌,跌幅均在10%-20%之间。

  监管收紧下的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监管收紧下的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在不少教培行业业内人士看来,2021年对教培机构来说,将是合规之年,市场进入洗牌后期,将对部分业务模式存在问题的企业进行清洗。伴随着监管风暴的到来,教培机构又该如何在今年保持健康的运营状态?

  截至目前,我们梳理了17家中概股教育公司财报后发现,在今年非常态化事件的影响下,仍有不少教培机构尚未走出阴影,财报表现不佳。

  作为预付费行业,经历了一年的“大起大落”之后,教培机构的盈利可能还有哪些?“烧钱”营销又是否将继续上演?在越来越严的监管下,教培机构该何去何从?

  k12教育中概股:亏损仍是业内常态 仅4家盈利

  根据我们对聚焦K12赛道、英语赛道和成人赛道公司财报研究,17家在美股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仅4家机构实现盈利,13家教育机构亏损。

  跟谁学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跟谁学收入71.25亿元,同比增长236.9%;净亏损为13.93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2.27亿元,由盈大幅转亏。财报显示,亏损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营销活动方面的大力投入,以扩大流量增长及加强品牌认知。

  我们发现,在线教育的火爆使企业线上扩张的成本增加,亏损已成为行业内常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好未来2020财年Q4和2020年度财报显示,2020财年,Q4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9010万美元,2020财年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亿美元,这是好未来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财年年度亏损。

  然而,在疫情下,也有企业营收、净利继续释放。新东方2021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1年2月28日,新东方营收为30.65亿,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3.8亿。新东方通(行情300379,诊股)过自主开发的OMO系统,平稳地将线下课程转移到了线上的小班直播,大大降低了疫情对新东方业务的影响。

  另外,在已上市的在线英语教育机构中,除51Talk在2020年(截至2020年12月31日)实现营收、净利增长外,英语流利说、瑞思英语和美联国际教育都在亏损中。

  财报数据显示,51Talk2020年整体净营收20.54亿元,归母净利润1.47亿元。

  有家欢喜有家愁。流利说财报显示,2020年净营收为9.73亿元人民币,归母净利润-3.95亿元。自微信采取更严格的分享政策后,使得流利说朋友圈打卡被禁,付费用户数量有所减少,曾经作为AI+教育第一股的流利说进入发展的瓶颈期。

  而作为典型的线下教育机构,瑞思教育发布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瑞思教育营收9.58亿元,归母净利润-1.32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对线下培训的影响较大,传统中小机构经营难度较大,在疫情的影响下,瑞思教育线下业务停滞,线上产品更像是被倒逼出来的产物,暴露了瑞思教育的线上业务缺少布局的事实。

  “高歌猛进”的背后 困顿难解

  据《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融资总额超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2020年,在线教育企业融资总额超过了2016年至2019年的融资总和。

  行业融资纪录在不断被刷新,可在众多资本涌入市场后,为争抢平台上的学生家长,一轮轮的“烧钱”大战也愈演愈烈。

  走街串巷,不论公交车的广告牌还是地铁里的灯箱广告,抑或是乘风破浪的姐姐、最强大脑、奇葩说、王牌对王牌之类的综艺,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见过作业帮、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猿辅导、学而思网校的广告。

  据悉,去年暑期前十大在线教育企业营销投放高达百亿元。如今年4月22日,好未来发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截至2021年2月28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营销费用达42.80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5.76亿元增长了171.57%。

  营销费用大幅增长,烧钱成为了各家在线教育平台去年的真实写照。

  然而营销费用不断攀升,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无休无止地烧钱并没有解决获客的难题。营收增速远低于营销支出增速,这意味着其真正转化成付费用户的比例并不高。

  随着下一步中小学暑假的到来,在线教育企业的营销大战也再度进入白热化。然而在线上教育一路“高歌猛进”的背后,却始终存在着长期亏损难以盈利的隐忧。

  在一起教育科技、跟谁学、网易有道等机构公布的2020年度(自然年)财报中,营销和亏损成为了年度关键词。新东方在线年营收为11.9亿元,但净亏损达到了13.44亿元;跟谁学总营收超70亿元,却较2019年由盈转亏,净亏损规模达13.93亿元;网易有道营收31.68亿元,净亏损高达17.53亿元。甚至学霸君、优胜教育等机构,资金链断裂应声倒下。

  烧钱不是资本的本意,盈利才是最终目标。但所有资本都希望用最短的时间结束战斗,不过从近期越来越密集的融资态势,以及各企业不断攀升的销售费用来看,短期之内外界何时能看到烧钱大战的结束仍是未知。

  两周6家头部企业被重罚,重磅监管下在线教育迎阵痛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创新趋势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计达到3.51亿人,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超过4800亿元。

  监管收紧下的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行业的迅猛发展的同时也须遵守法规和市场经营秩序。此前作业帮、跟谁学、学而思、高思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都被处罚。

  5 月 19 日,北京海淀市场监管管理局为此发布《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首次对教育培训行业的广告投放制定出标准。

  5月21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要完善相关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训机构。

  此举,彰显了监管部?规范整顿行业决心,一定程度上对快速成?中的在线教育行业,带来了阵痛。众多在线教育企业资本市场股价下跌惨重。

  而?远看,监管加强对在线教育机构带来了?期利好。随着监管的加强和相关条例的出台,将进一步规范目前的教育市场,也给了头部机构和腰部机构一个机会。

  趋严的监管会迫使行业进入更加精细化的管理阶段也会让市场更加细分,让在竞争层面上,头部机构和腰部机构都有着自己发展的空间。谁能率先抓住在线教育行业监管的机遇,谁或有望引领下个十年在线教育的新趋势。

  同时,进入一个良性的竞争当中,留给家长和孩子的选择也将变多。促使在未来让整个行业生态更加清朗,持续健康有序发展。

  沧海横流,大浪淘沙,方显英雄本色。后疫情时代,教育企业能否冲破黑暗,迎来新的曙光,我们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