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万股东惨遭闷杀!证监会立案,启迪环境的大雷藏不住了

时间:2022-3-2 作者:admin

  3月1日,启迪环境(行情000826,诊股)开盘一字跌停,5.66万股东惨遭闷杀。

  昨日晚间,启迪环境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实际上,自2015年6月以来,该股一直单边下行,复权价跌幅近90%,在两市都极为罕见。异常的走势背后,启迪环境的大雷由来已久。

  5.66万股东惨遭闷杀!证监会立案,启迪环境的大雷藏不住了

  此前的业绩预告显示,在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5.37亿的基础上,2021年公司再次巨亏38亿至48亿,十多年直接白干了。

  而巨亏背后又隐藏着资产大减值的猫腻,更有媒体直指百亿在建工程涉嫌造假,公司已两次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但至今仍未就相关问题作出说明。

  如今的启迪环境,一如已经退市的盛运环保、神雾环保,最终也陷入了涉嫌财务造假的深渊。

  业绩“大变脸”

  启迪环境原本是A股的一家环保明星企业,主营环卫服务和固废处理。2003年,前实控人文一波入主连亏三年而暂停上市的ST原宜,把公司从前景黯淡的磷化工行业拉入到环保赛道,2003年至2017年公司业绩翻了45倍,2017年净利润高达12.51亿,被市场捧为绩优股,股价在2015年牛市期间曾达到460亿市值。

  2017年后公司业绩开始连年下滑,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只有6.44亿、3.59亿。2020年,启迪环境直接“变脸”,巨亏15.37亿,为2003年以来头一遭。有一便有二,2022年,启迪环境亏损金额扩大至38亿至48亿。

  巨亏背后,公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2017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只有1436万,但是2018年陡升至2.65亿,2019年信用减值损失又突然高达2.65亿。2020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2.16亿,信用减值损失为11.33亿。2021年三季报显示,资产减值损失为31.09亿,信用减值损失为2.82亿。一系列的减值让人叹为观止。

  减值背后,公司常年应收账款高挂,2020年信用减值11.33亿后,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仍高达55.88亿,2021年三季度增至57.09亿。在建工程更为夸张,从2017年起直接跨入百亿规模,当年在建工程高达128.86亿,2019年末最高达141.83亿。仅这两项就占了公司总资产的一半。通过计提大额的资产减值损失及部分项目转固后,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在建工程只有5.75亿了。

  不难发现,2021年的巨亏并非营收下滑,主要是资产减值所致。启迪环境提到,2021年公司对已停建项目、拟退出项目计提资产减值,对部分款项回收存在实质性障碍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长期应收款及应收票据也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公司曾在2021年10月22日和2022年2月7日,两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相关减值的合理性,是否存在通过资产减值方式进行“业绩大洗澡”的情形?但至今为止公司仍未能就相关问题做出说明。

  5.66万股东惨遭闷杀!证监会立案,启迪环境的大雷藏不住了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为大信,深交所也要求其发表专项核查意见。因为深交所的关注函,2021年11月3日,中诚信已将启迪环境的主体信用等级由 A+调降至 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现金流之谜

  除了业绩变脸之外,启迪环境的障眼法还表现在很多地方。文一波充当白衣骑士的另一面,是得名又得利,功成身退,留给公司的却是一场虚假繁荣。

  “启迪环境”的前身为“启迪桑德”,“启迪桑德”的前身为“桑德环境”,而“桑德环境”的前身又为“ST原宜”,而“ST原宜”的前身则为“国投原宜”,脸花缭乱的更名背后逃不过公司重资本运作、轻业务发展的“花式”操作。

  其中有两个关键节点值得注意。2003年,桑德环境的实控人文一波以5000万元的代价获得ST原宜60.61%的控股权。2015年牛市顶点,文一波以近70亿元价格转让29.8%股份,退居为第二大股东,受让方为启迪控股及其关联方。这一倒手,文一波就赚了140倍。

  启迪控股接盘后就没有如此好运了,从接手至今股价跌约70%。2017年8月,启迪控股及其关联方再耗资22.37亿元参与公司定增,持股比例提升至34.22%,同样被套在高位。两次投入逾90亿,如今大概还能变现24亿元。

  2019年4月,文一波辞去了包含董事长在内的公司一切职务,公司陷入困境似乎就与他无关了。在这场豪赌的资本盛宴中,如果说有赢家,那就是文一波了。而文一波在任期内,给公司留下的只有“纸上富贵”。

  从财报数据来看,启迪环境的净利润缺少现金流的支撑。自2003年重组以来至2020年,公司营收复合增长率在24%左右。把期间公司实现的所有税后净利润加起来,总额超过58亿元,但同期产生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则为-0.97亿元,公司的业绩仅仅是一场虚假繁荣,换句话说,没有真实现金流入,这也是不少会计舞弊公司的一大特点。

  更离谱的事是,如此从未赚过“真钱”的公司却在持续交税和现金分红。公司自2003年以来,累计缴纳所得税14.26亿元;累计现金分红12次,分配现金红利10.82亿元。

  在现金流为负的情况下,公司不惜举债分红。公司自上市以来,除了直接向投资人融资71亿元之外,通过发债券融资276亿元。截止到2020年度末,公司长期借款及其他非流动负债仍然高达107.42亿元,短期借款48.64亿元。这种类似“庞氏分红”的做法不只是恒大有。

  “寅吃卯粮”的后果是,截至 2021 年9 月末,公司短期债务余额为 79.05 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大;截至 2021 年 10 月29 日,公司尚存在部分未完成展期或续贷的债务,同时部分金融机构就金融债务纠纷提起诉讼。

  百亿在建工程涉嫌造假

  “纸终究包不住火”,财务造假的粉饰手段并不多,虚增收入的公司除了应收账款高挂外,往往还通过“在建工程”项目来瞒天过海,例如已建好的在建工程迟迟不转固以减少折旧推高业绩,包不住时又通过对在建工程计提减值损失,搞财务洗澡。启迪环境似乎就在玩这一套路。

  早在2021年10月证券时报就发布《启迪环境涉嫌造假: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127 亿总额水分几何”》的报道,该报道称公司多个在建工程涉嫌严重虚增资产,其中3个项目甚至完全未开工,质疑公司涉嫌财务造假。

  启迪环境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资产余额为424亿元,其中在建工程就高达127亿元,占比近30%,比例畸高,不少在建工程项目的账面金额动辄数亿元。

  从报表附注来看,其中大部分项目为2015和2016年开工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而且,这些项目的大部分只有开工,没有竣工。一方面表明这些工程工期很长,仍然在建;另一方面,也很可能虽已完工,但仍然挂帐当它们是在建工程,这样就不用计提折旧,还能列支很多经营费用进入工程成本。无论是哪种情形,都会虚增公司利润。

  2021年公司公告显示,天门项目净值达到1.6亿元,计提减值后预计可以收回1809万元。但据央视财经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该项目所在地相关工程根本没有开始建,更不存在账面金额达到上亿元的可能。

  除了天门项目之外,启迪环境还同时对另外11个项目都进行了计提,这些项目中账面净值规模最大,计提减值金额最高的项目位于湖南湘潭,目前已经计提了4.5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可回收金额依然超过3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启迪环境的审计机构有失职嫌疑,“审计师问题很大,都没去现场认真核查。只要去了现场都能发现,正常人看都知道有问题”。

  2021年7月,启迪环境突击计提2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一时间便质疑四起。

  突击减值目的又是为何呢?或与2021年1月发布的重组预案不无关系。

  按照当时的公告,城发环境(行情000885,诊股)拟以换股方式吸收合并启迪环境。如若吸收合并得以实现,启迪环境将被摘牌,上市地位也将不复存在。

  正是在这次重大资产重组推进期间,启迪环境在2020年年报及2021年半年报中,共计提了高达47.92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业内人士分析:“收购方也不傻,进场之前肯定要去看看这些净资产值多少家当,把那些虚的东西挤掉之后再来买。”

  如今,公司股价一路暴跌,交易所关注函和证监会立案纷至沓来。当下,启迪控股更急于将这个烫手山芋脱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